2022/11/04 誰說男人沒有悲傷? 暖意失落‧萬安相伴

文/王浩威(精神科醫師、作家)


庫伯勒‧蘿絲提出喪親(或任何情況所發生的失落)心理五階段:否認、憤怒、討價還價、低潮、接受的說法後,之後又有了擴充修正:其一,如果這失落來得太突然,在「否認」之前,可能還要再加上「震驚(shock)」。其二,是關於發生的過程。


面臨失落的人大多是同時產生好幾個階段的心理反應,甚至在其中幾個階段來來去去,並不是一個階段完全結束了之後,才開始下一個階段。


某天我在一個演講中解釋了這模式,一位聽眾便問說:是不是有性別的差異呢?原因是最近他的母親去世了,可是爸爸卻始終沒有太多的情緒流露。


我想起了一個個案。他是一位67歲的退休企業家。因為全身四處疼痛兩年多,各科醫師又查不出任何問題,才轉介他來看心理醫師。


我一開始便好奇,怎麼這樣的年紀就退休?原來,他是在母親去世那一年才決定退休的。他說,當初是父母要他繼承家業的,自己才勉強犧牲了繪畫和音樂等。後來爸爸先去世,不到半年媽媽也走了,自己覺得這輩子對得起他們了,也就退下來了。


聽到這裡,我自然順便問:你和爸媽感情這麼好,他們去世了,肯定很難過的!


他的回答倒是教我詫異。他只是說,也沒啥,人老了總是會走。當時一年內忙著兩次喪禮,也就沒時間悲傷。後來時間過了,也來不及悲傷了。


我想起他身上許多莫名的疼痛,問他何時開始出現。他才說是忙完喪禮之後,不知不覺便出現了。他說父親是日本留學回來的,母親也是日據時代高女畢業,他們都是十分崇尚武士道精神,從小就將他送去學劍道。他說,爸爸最討厭他哭了,每次一哭,就說他不像他家的男人。自己是獨生子,一切受寵,卻唯有這一點始終是嚴厲的。


我聽了許久,才緩緩告訴他,他父母真的很疼他呀!他聽了,忽然開始靜靜落淚。他沉默地悲傷許久,最後才說了一句:「醫生,我真的很想念我的父母親。」


那一次哭泣之後,他的疼痛幾乎就好了。我猜想,是他的身體,代替了他的情緒,承受了這一連串的沉重傷慟吧。

分享至
文章搜尋
最新文章
熱門話題